貴陽分部廣州分部
網站地圖聯系我們所長信箱建議留言內部網English中國科學院
 
 
首頁概況簡介機構設置研究隊伍科研成果實驗觀測合作交流研究生教育學會學報圖書館黨群工作創新文化科學傳播信息公開
  科學傳播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科學傳播 > 媒體掃描
【經濟日報】值守在祖國最北端的觀天測地人
2018-02-28 | 作者:轉自:經濟日報 | 【 】【打印】【關閉

發布日期:2018年02月21日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沈 慧  

  時值2月,我國最北端——漠河,氣溫低到可以潑水成冰。

  搓搓手,52歲的站長李來順從一棟黃色小樓走出,前往不遠處的地磁觀測室,準備開展地磁場基準測量。這里,坐落著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漠河觀測站,得天獨厚的空間環境觀測地理位置優勢(我國本土緯度最高),使其成為我國開展日地空間環境監測的前哨站點。

  這一天是周五,按照慣例,李來順需要操作相關儀器,記錄下地磁場的長期變化。走進觀測室之前,這位東北漢子脫下大衣,把一切帶有鐵制飾品的衣著全部留在了屋外。根據他的經驗,地球的磁場太弱,為保證測量數據的準確性,測量人員不能攜帶任何鐵磁物,哪怕是衣服上有顆鐵制紐扣也不行。

  嚴謹負責的工作作風,是駐守漠河觀測站30余年的李來順長期堅持的。

  在地球的兩極,磁力線呈開放狀。來自太陽的能量和物質通過極區開放的磁力線與地球交互,進而向地球的中低緯地區傳遞和滲透。例如,極光,它是日地空間環境事件的光學表現,在劇烈的地磁暴中極光帶可以從極區延伸到中高緯地區。而在越高的緯度地區開展空間環境監測,越有利于研究日地空間環境事件的來源和機理,越能盡早地感知和預報日地空間環境事件的發生,避免這些事件對人類生產和生活造成破壞性的后果。

  1988年,中科院決定在漠河縣北極鎮北約1公里處,建設我國最北端開展空間環境觀測的地球物理野外臺站。那時,剛剛高中畢業的李來順聽聞消息應試,不久以第一名的成績入駐觀測站,從此踏上了漫漫觀測路。

  最初的好奇與一腔熱忱很快被冰冷的現實打敗:在漠河,一年中近三分之二的時間是寒冬,最低氣溫動輒零下四五十攝氏度。冰天雪地中,李來順和同事需要常常趴在地上,一人觀測,一人記錄。因為初期觀測設備簡陋,每次觀測他們需要耗費一個多小時,待結束工作回到室內,手腳早已凍得毫無知覺,半天都緩不過勁來。

  不過與嚴寒相比,李來順最擔心的是突發意外事件。2015年3月,一場連日的暴雪壓斷了輸電電線。為保障觀測數據能夠及時傳輸,李來順和工作人員啟動了備用的柴油發電機,可備用的柴油僅夠支撐一天。情況緊急,他只得挨家挨戶向村民借柴油渡過難關。那些日子,臺站的3位工作人員時刻盯著柴油機,生怕再出故障,整整3天沒怎么休息。

  觀測、記錄、維護設備,臺站的工作聽起來簡單但卻來不得半點馬虎。每天7點開始,查看儀器狀態是否正常、數據采集是否連續、網絡傳輸有無異常,并如實記錄。這樣的工作,每天至少要做4次。“數據寫錯了,或者不詳細都不行。它們是給科學家做研究用的,要非常嚴謹。”李來順說。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在這樣單調枯燥的工作中,李來順將青絲熬成了白發,也見證著臺站的“成長”:現在,漠河觀測站已發展成為擁有地磁、電離層和中高層大氣多學科綜合觀測手段的現代化地球物理野外臺站。在這里,每天的觀測數據不間斷地傳回1500公里外的北京。這些數據經過科學家的實時分析,向全世界共享,為推進相關研究作出了重要貢獻。

  比如,基于漠河流星雷達等多臺雷達觀測,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中高層大氣研究團隊等在國際上首次發現,地磁暴能顯著影響極區和高緯中層大氣密度,影響中層背景大氣動力學過程,相關成果發表于美國《地球物理研究快報》。再如,基于漠河地磁和電離層觀測,我國科學家發現,磁暴期間距地球約2個地球半徑以外等離子體層的消減可能是由于電離層物質供給減少造成的,揭示了磁暴期間電離層對等離子體層的物質調控作用。

  如今,看著臺站一天天發展壯大,瞅著一本本紅色證書,李來順心滿意足,“搞研究、寫論文我不懂,但能為科學服務,我感到很高興。別看我們只是把數據傳回去,沒有直接參與研究,但時常想,這些成果里還有我們的功勞呢”。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土城西路19號 郵 編:100029 電話:010-82998001 傳真:010-62010846
版權所有© 2009- 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 京ICP備05029136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32號
重庆时时五星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