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分部廣州分部
網站地圖聯系我們所長信箱建議留言內部網English中國科學院
 
 
首頁概況簡介機構設置研究隊伍科研成果實驗觀測合作交流研究生教育學會學報圖書館黨群工作創新文化科學傳播信息公開
  科學傳播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科學傳播 > 媒體掃描
【南方網】專訪粵籍院士、礦物學家葉大年:
育人40余載 培養院士7名
2019-09-18 | 作者:轉自:南方網 | 【 】【打印】【關閉
發布日期:2019-09-18  來源:南方網  作者:王詩堃

   

  葉大年 

  出生于抗戰期間的葉大年,幼時跟隨父母輾轉西南。他親眼目睹了昔日中國的落后。采訪時,葉院士感嘆,他小的時候,中國幾乎做不出什么工業品,肥皂叫“洋堿”,釘子叫“洋釘”。如今,中國有了完整的工業體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科研工作之外,葉大年尤其重視學生的教育培養。他長期擔任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的學位委員會主任和研究生部主任,戲稱自己是研究所的“黃埔軍校”校長,培養出來的院士多達7名,杰出青年基金獲得者更是有幾十名之多。

  歷經苦難 

  見證國家走向富強 

  1938年10月,日軍在大亞灣登陸,惠州、廣州等地相繼淪陷,葉大年父母躲避戰火撤到香港。動蕩中,葉大年于1939年在香港出生。

  葉大年的父親葉勉之,畢業于中山大學土木工程系。那時,通過老師介紹,葉勉之在滇緬鐵路局找到一份技術員工作。隨后,母親帶著襁褓中的葉大年和兩歲的哥哥來到云南。

  隨著局勢動蕩,葉大年一家顛沛流離。“7歲前,我們一家在廣西、云南、四川轉了個圈。”直到1946年秋,葉大年一家才在貴陽安頓下來,開始讀小學。

  少年時的漂泊,使得葉大年尤其珍惜如今國家的富強。回顧當年的苦難,現年80歲的葉大年用的是“幸運”來總結:“我這一代人比較幸運是什么?我們看到了中國最危險的時候,而現在又看到了中國輝煌的時候。”

  葉大年回憶,當年在鐵路子弟學校讀書,學校設施很落后,“但教師的水平不低,有的是工程師的太太,有的課程就是由工程師兼任。”

  作為鐵路子弟,從小隨著工程走,葉大年對于國家的發展有著極其直觀的認識。“我父親在抗戰時修飛機場,那時候根本沒有壓路機,就用兩三米直徑的石頭碾子。”葉大年舉例子說,“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在貴陽念初中,當時貴陽最大的工廠做了一個斷釬機,現在來看是小菜一碟,但當時做了斷釬機,就‘敲鑼打鼓跟毛主席報喜’了。”

  “現在再看我們國家,貴州都有飛機制造廠了……”講起中國翻天覆地的變化,葉大年滔滔不絕,感慨不已。

  堅定信念 

  開拓礦物學新領域 

  1958年高考,葉大年報了北京大學數學系,結果陰差陽錯,被錄取到北京地質勘探學院(中國地質大學前身)普查系。

  大學里,結晶學家彭志忠很欣賞葉大年的悟性。他告訴葉大年,礦物學和結晶學中也有很多用到數學的地方,并引導他走上礦物學道路。

  本科期間,葉大年就因成績很好小有名氣。大二時,他發現“光性礦物學”這門課程只講技能,不講理論,深入了解后得知,該領域只有數據,幾乎沒有理論可講,這給葉大年留下了深刻印象。

  1962年,葉大年成為中國科學院地質研究所何作霖教授的研究生。葉大年向導師提出,自己想做結構光性礦物學的理論研究。“何先生本意要我研究花崗巖接觸帶,我把自己擬定的科研方向告訴他后,何先生很開明,同意了我的想法”。

  1964年,葉大年發表了第一篇結構光性礦物學的中文論文,1965年又在《中國科學》發表了英文論文。1987年,他出版了世界上第一本結構光性礦物學專著,開拓了礦物學的新領域。

  葉大年在采訪中多次強調,自己能夠有點成績,都是在恩師提攜下取得的。他歷數在各個階段給予他幫助的老師們,有的是專業上的導師,有的指導了他科研方法……

  “老專家提攜過我,那么我是不是應該幫助別人?”也因此,從1978年開始,葉大年擔任所里的研究生部主任和學位委員會主任,投入大量精力做教育工作,一直到今天。葉大年戲稱,自己是所里的“黃埔軍校”校長,培養出來的院士就有7名。

  “這是一種傳承。”葉大年不無自豪地說:“現在走到哪都有學生說‘葉老師你好’,這比啥都強。”

  ■對話 

  科學家要關心國家大事 

  南方日報:幼年在家鄉短暫的生活,給您留下過哪些印象?

  葉大年:我家在江門鶴山古勞鎮。我一直很自豪的就是,雖然在廣東只住過六七個月,但我做夢都是用廣東話;有機會碰見廣東人,我全是說廣東話。我的鄉情就體現在這里。

  南方日報: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科技工作發生了哪些深刻變革?

  葉大年:小時候,科學研究是什么,我們根本不知道。即使是我們的老師也不知道。我念中學的時候有個說法,“中國只有兩個半人懂愛因斯坦”。雖然有科學家也做過一些很高水平的東西,但畢竟是鳳毛麟角。

  新中國成立沒幾年,我們就建立了中國自己的科研體系。尤其改革開放后,建立了現代科學管理體制。比如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相當大的一部分是自由申請的,體現了科學家的自由意志和主導。

  南方日報:在您看來,科學家應如何平衡好“科研”和“教學”?

  葉大年:我的體會是,科學跟教育,尤其是科學跟高等教育,必須要緊密結合。對于學生來說,有更多參加科研實踐的機會。對于老師來說,假如只搞科學研究不教書,知識面會越來越窄;教書的話,學生五花八門的問題都會來,問的過程中教學相長。

  南方日報:您當了20年的全國政協委員,一直積極參政議政。您認為科學家應以怎樣的姿態參與社會活動?

  葉大年:有人認為科學家要“少管閑事”,應集中精力搞科研。我當了全國政協委員后,在(1988年)春節茶話會時,我把最得意的研究《結構光性礦物學》送給錢偉長先生。他簡單地看了一下,表揚了一下,緊接著很認真地跟我說,科學家應該關心國家。我想錢先生年紀很大了,還在關心國家大事,我開始覺得這是很重要的事。

  政協委員不僅是光榮稱號,它提醒我,應該給老百姓干點事。這是一份責任,不能說它影響科研工作,實際上它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葉大年院士簡介 

  葉大年,廣東鶴山人,1939年生于香港,中共黨員,民盟盟員。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員,1991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地學部院士(學部委員)。曾任八、九、十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

  葉大年院士主要從事礦物學、晶體化學和礦物材料方面的研究。他開拓了結構光性礦物學的新領域,并著有世界上第一部此領域的專著。近年來,他致力于“城市的對稱分布和城市化趨勢預測”研究,有關見解已成為我國制定城鎮化建設方案的重要參考意見。

  (策劃:陳楓 趙曉娜)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土城西路19號 郵 編:100029 電話:010-82998001 傳真:010-62010846
版權所有© 2009- 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 京ICP備05029136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32號
重庆时时五星直选